校園裏的深情“守望者”

來源:[東楚晚報] 日期:[2021-09-23 15:36]



  ■記者 石教燈/統籌 黃醒塵/文 何戈 圖/視頻 見習記者 彭喆/剪輯 記者 陸文博/製圖 通訊員 陳凱

  “主幹六人合抱,上端五杈延伸,盤曲似虯,舒張如蓋,謂之‘五子登科’也。其經五百載滄桑,仍葆杏壇靈氣,秉持武備遺風,傲然挺立,直聳天庭。”《香樟賦》中如此描寫。

  在大冶市老城區的實驗中學內,一片古樟羣作為歷史的見證者,被小心地呵護着。

  歲月無痕,時代變遷,它們粗壯挺拔,枝繁葉茂,見證了學子的成長、成才與成人;見證了學校發展、社會進步。

  無論春夏秋冬,這片古樟總是靜靜地佇立,為校園默默增色添彩。古樟歷經風霜雨雪和烽火硝煙,其嶙峋枝杈、錚錚傲骨象徵着學校性格力量和靈魂思想。

  大冶實驗中學曾以此為象徵,創作《香樟賦》,每一屆入學新生都會學習此文。

掃碼看視頻

  古樹檔案

  樹種:樟樹

  別名:桴樹、香樟

  科屬:樟科、樟屬

  樹齡:500年

  樹高:15米

  冠幅:平均15米

  保護級別:國家一級

  地址:大冶實驗中學校園內

  簡介:該樹為常綠喬木或灌木,為亞熱帶常綠闊葉林的代表樹種,高可達50米,樹齡成百上千年以上。樟樹全株具有樟腦般的清香,可驅蟲,而且永遠不會消失。葉互生,紙質或薄革質,樹幹有明顯的縱向龜裂,極容易辨認。因樹皮和木材上多紋路,寓意大有文章,所以就在“章”字旁加一個木字作為樹名。樟樹常綠不是不落葉,而是春天新葉長成後,去年的老葉才脱落,所以一年四季都呈現綠意盎然的景象。

  校園變遷 古樟猶在

  9月初,開學季。

  大冶實驗中學迎來了2021級新生,學子們滿懷期待,開始新的學習生活。

  走進校園內,西側的一棵古樟映入眼簾,它高大挺拔,在陽光的照耀下,周身鑲上了金邊。樹冠投影在地面上,拉得很長很長。

  坐下古樟下,琅琅讀書聲不絕於耳。

  隨着下課鈴聲響起,孩子們在校園裏雀躍着。大冶實驗中學校長朱鋭傑稱,據他了解,古樟已有500多年曆史,大約是明朝時期所植。

  古樟高約15米,主幹近5米粗,樹身苔痕斑駁黝黑鐵青,樹紋起伏奔騰如江河行地。因地勢所限制,樹冠沿東南側傾斜,而墨綠的枝葉翻上天空後又如瀑布垂下,濃蔭覆地。

  500多年來,主幹上生長出新的軀幹,幹又生枝,枝再長葉,一團綠雲直向藍天鋪去。其中,向上不斷生長的主枝有5根,校內也流傳有“五子登科”的傳説。

  香樟汰舊不斷、自我革新。在人們眼中,無論春夏秋冬,還是天寒氣暖,香樟總是綠意盎然。其實,香樟並非一年四季只穿一件衣服,只是它更衣有術,在不經意間換了一件衣服,而觀眾尚不察覺而已。

  學校就如古樟一般,在歷史的腳步中,枝繁葉茂。

  大冶實驗中學校址前身為大冶一中,1912年在此落腳,初名為大冶縣立中學。

  《大冶一中校志》記載,建校初始,僅設立一個班,招收五十六名學生,校園面積不足兩畝。至2012年,建校百年。大冶一中班級已發展至六十餘個,學生五千多人,面積三百餘畝。

  一百年相對於歷史的長河只是一瞬,而對於一所學校的創立、發展和繁榮,卻是一段十分漫長的歷程。

  從大冶一中到實驗中學,古樟見證了兩所學校的變遷與發展。

  古樟成學校特有的符號

  呂相福第一次見到古樟,是1954年。

  彼時的他剛上初中,在原大冶一中初中部(現大冶實驗中學)就讀。

  “我在讀書的時候,校園內就已經有了這棵樟樹,宿舍樓附近也有許多棵,唯獨校門口這棵最大樹齡最久。”在呂相福的記憶中,讀書時,他常常在古樟下吃飯、乘涼。

  一年冬天,大雪大霜壓斷了樹枝,學校的教職工都感到非常可惜,但大家當時也沒有過多的補救辦法。

  “第二年春,一陣微風拂過它的枝葉,樹葉隨風而動,我彷彿能感受到它跳動的脈搏,一下、兩下,緩慢而有力。”呂相福説,古樟長出了嫩綠的枝婭,又煥發了新的生機。

  大學畢業後,呂相福成了一名人民教師。在他的主動申請下,他又回到了大冶實驗中學任教。隨着校園發展變遷,1998年,大冶實驗中學遷至保康路(原大冶一中校址)。

  時隔44年,呂相福又見到了校園內的這棵古樟。

  和44年前相比,學校面貌有了巨大的改變,教學樓、環形跑道、籃球場、多媒體報告廳等教學配套設施一一完善。唯一沒變的,就是這棵矗立了幾百年的古樟。

  建築是凝固的音樂,青檐碧瓦間的古樹繁花則是流動的音符。

  在這裏讀書、畢業,再到返校教書、退休,今年85歲的呂相福的生活、工作與這裏密不可分。

  負笈離鄉求學的學子,記得料峭春寒中的迎春花,憶得漫天飛雪中的古樟,也就記住了求學的校園。

  一批又一批校友回到母校,有年逾古稀的老者,也有風華正茂的青年。他們懷着感恩之心看望當年的老師,滿含眷戀地回顧求學的崢嶸歲月。他們在古樟前合影留念,在校園裏找尋當年成長的足跡。

  綠色的生長力量

  校園內,古樟那由裏而表從心靈深處逸放出的芳香,着實令人神清氣爽。

  為了保護好這些古樹,學校特地在樹身周圍建了花壇,禁止學生觸摸和攀爬。“1998年我剛來學校,那時候還沒有怎麼修葺,看着比現在舊一些,也沒有花壇。”大冶實驗中學副校長柯有芳説,近些年,學校還制定出了班級認領古樹的保護辦法。

  一個班級認領一棵古樹。在柯有芳看來,守護校園古樹也是一種實踐與歷練,雖然實踐時間還不長,但孩子們的觀察能力和動手能力在增強。更主要的,通過跟隨園丁學習養護古樹,他們變得更加熱愛自然和尊重生命。

  過了新千年,校園環境大為改善,古樟也迎來蒼勁勃發的新時期。

  “環境雖然不斷變化,但古樟依然蓬勃而堅韌地生長着,歷經歲月的洗禮,終於長成了令人讚歎與仰望的模樣。”朱鋭傑説,古樟不僅讓人們景仰,更讓人們感受到端正和堅毅的力量。

  如今,古樟已成為校園裏的標誌性景觀。每年畢業季,畢業生們都會和古樟留影。

  這些古樟經歷了幾百年風雨屹立不倒,見證着一代代莘莘學子走向更高學府。它們是歷史的承載者,無論枯枝落葉,還是青翠挺拔,我們仍能從中追溯到歷史的足跡。

  樹下乘涼,沿行道樹漫步;可靜靜仰望,亦能向其傾訴。在晴朗的夏日,在寂靜的月夜,在熱鬧的黃昏,漫步於樹木之間,體味那古韻悠長。

  四季輪迴,古樟始終以一種向上的姿態,站成一處獨特的風景。

  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;樹木樹人,潤物無聲。


0